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窗小语

我手写我心。

 
 
 

日志

 
 
关于我

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人生旅途上,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行者。从容欣赏一路风景,用心感受友爱亲情。读书写作是我不变的眷恋,最好的心灵港湾。 因时间有限,不加任何圈子。谢绝邀请。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爷爷——写在爷爷去世三周年之际  

2010-11-25 22:56:37|  分类: 心语低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去世三周年的日子快要到了 ,在筹备纪念活动时,父亲和二位伯父商定,还要为爷爷出一本纪念册。让我们孙辈都写篇纪念爷爷的文章,刊载在上面。于是我和妹妹,弟弟各写了一篇。我看了我们姐弟三人的文章后,思如潮涌。不止是怀念亲爱的爷爷,回想起遥远的童年,也为这份血浓于水的暖暖亲情所感动。

 

                                                                                    (一)

爷爷走了,在三年前那个寒冷的冬日,没有经受太多病痛的折磨,平平静静地走了。可是守在他床前,眼看着他在昏睡中呼吸渐弱,慢慢失去知觉时,我的泪水还是忍不住奔涌而出,感到一切是如此突然!仅仅是五个月前,我们整个大家族为他老人家庆祝九十岁寿诞时,他还是步履稳健,精神饱满,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爷爷一定是累了吧,走了太远的路,他想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当看到儿女和孙辈们都生活得幸福平安顺利,一大家人团结和睦,亲善友爱,他就没有了牵挂和遗憾,欣慰坦然地离去了。

爷爷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有好长一段日子我都难以接受现实,常常在夜里梦到他。梦里,他分明还生活在我们身边,还是目光炯炯,精神矍铄的模样。梦醒了,我总是良久出神,回想的都是年少时候的事情。记得那时,新学期开学了,学校发的新书,都是爷爷细致地帮我包上书皮,再一本本摞好,用小凳子压得平展展地,我欢欢喜喜接过来。夏天我常常流鼻血,爷爷去采来刺脚菜,洗净捣碎煮成汁,让我喝下。他耐心地做这些事时,话语不多,可我小小的心灵能感受到那份暖暖的慈爱。

爷爷和奶奶一生经历了多少磨难,我可能难以尽知,还有养育七个子女继而照料一大群孙子孙女的艰辛更不必说,而他面对生活总是那么淡然,安然,泰然。这种性情和胸怀也让晚辈受益颇深。奶奶去世时我才10岁,而爷爷在以后健康幸福生活的22年岁月里,想必也很想念奶奶的。还记得他对我们说起奶奶年轻时乌黑的辫子又粗又长时,那包藏着怀念的神情。我想爷爷虽然离开我们了,可他终于可以去找奶奶,永远地陪着她了。他们会在幸福的天国,遥望并祝福着我们。我们唯有努力工作,好好学习,好好生活;一家人相互关怀,相互支持,用心过好平安顺利的每一天,才能告慰爷爷奶奶的在天之灵。要把我们家族团结友爱的传统美德和勤奋努力,积极向上的优秀品质继承发扬下去,传递给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

                                                                                                     燕    2010年11月19日

 

                                                                              (二)

“爷爷属马,我也属马;爷爷比我大六十岁,整整一个甲子;爷爷有七个子女,七个孙子,八个孙女,两个外孙和两个外孙女。”小时候在学校里,如果和同学们谈起各自的爷爷,我总是用这一串数字来描述的。我那些独生子女的同学听到这些,个个脸上写满了吃惊和羡慕,我也为自己生活在这样的大家庭而骄傲。

 

童年里多数时间和妈妈、姐姐住在崔岭或者下沟的学校里,不经常回老家。老家在我的记忆中就是一些零碎的片段,爷爷和奶奶住的是一孔窑洞,窑洞上面是麦场,麦场两头各种着一棵核桃树;院子西侧有三间平房,是爷爷领着父亲和几个伯伯还有叔叔盖起来的;院子中间有一棵老槐树,树下是一个石头的水槽,麦天里爷爷曾在这里磨镰刀……那时候爷爷给我的印象一是特别勤劳,似乎永远都在干活;二是觉得他很严肃,不经常和我说话,幼时的我甚至有点儿怕他。

 

听父亲讲麦场两边儿的核桃树是爷爷年轻时种下的。夏日里,树上结满了核桃。对于幼年的我,这些圆圆的裹着青皮的果实实在是一种诱惑。尽管还没有成熟,我和几个堂姐妹都在树下巴巴的望着,希望能摘几个下来尝尝,爬不上树就试着捡根树枝去钩。这时候如果被正在麦场上干活的爷爷看见,他总是远远的吆喝着让我们离开。爷爷这样做不仅是要防止我们糟蹋那些还没有长熟的果实,更是担心我们的安全。核桃树长在麦场的边儿上,旁边是几米深的山水沟,摘核桃时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事实上,我后来确实掉下去过一次,所幸伤的不重,从此也再不敢背着爷爷去打那些核桃的主意了。终于盼到秋天核桃成熟了,爷爷爬到树上打核桃,我们几个孙辈在树下提着个篮子欢快地边跑边捡,偶尔有核桃砸到了头上也不觉得疼。不一会儿,连树稍上的核桃也都打下来了,爷爷流着汗从树上下来,叫我们把篮子都拿过来。我和姐姐年纪小,跑得也慢,捡到的核桃最少。爷爷就把几个篮子里的核桃倒在一起匀一匀,保证每家收获的核桃一样多。我们拎着篮子欢天喜地的回家了,却不曾想到爷爷自己有没有核桃吃。现在长大了每次回想这段关于核桃的往事,除了对童年的无限怀念,还有对爷爷的深深敬爱。爷爷大半辈子都在用他的双手操持着这一大家子,领着子孙们盖房修院、种粮种菜、养猪喂牛,种果树、做家具……这些不仅体现了他的勤劳、智慧,还有对儿孙们无限的、不偏不倚的爱。

 

八五年那一年,我七岁。那一年家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夏天里父亲把姐姐和我接到了洛阳读书,二是冬天里奶奶去世。听到奶奶去世的噩耗是一个下午,我正和在洛阳新结识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父亲接了个电报回来,从他的表情我就知道出了大事儿。来不及到学校请假我们当晚匆忙赶回老家。只记得天下着雨,院子里一片泥泞,到处是白色粗布的孝服和悲痛的哭声。母亲把我和姐姐带到奶奶的遗体前跪下,流着泪问:“会哭不会?”我看着周围伯伯、叔叔、娘和婶儿们都跪在地上泣不成声,而奶奶安详的躺在那里再也不动不说话,突然感觉悲从中来,不禁“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奶奶去世后,爷爷开始轮流在几个儿女家里住,每年都有几个月到洛阳来和我们住在一起。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开始和爷爷有了较多的接触和了解。爷爷从农村一下子来到城里,没有事情做,经常在家里下下象棋,我对中国象棋仅有的一点知识都是那个时候爷爷教我的。那时候我上小学三年级,学校里开始教珠算。我也开始对算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时我吃惊地发现原来爷爷也会打算盘,而且打得又快又好。爷爷还教了我几种练习珠算的打法,“小九九”,“三遍九”和“九遍九”。“小九九”就是从1加到100,得到5050,从算盘上看是全加完之后算盘下面部分的珠子就都“不见了”;“三遍九”就是将123456789“逢几加几”加三遍,最后再将个位和十位调换,所有数字的顺序就都倒了过来,(即123456789*8 =987654312);而“九遍九”则是123456789加123456789加9遍,下面的珠子也全“不见了”(即123456789*9 =1111111101)。那时候我并不明白这背后的数学,只看着爷爷翘起他那个受过伤的食指,用拇指,中指和无名指在算盘上飞快地飞舞着,算盘珠子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啪啪声,不一会儿就变成了这个“魔术”,心中对他非常崇拜。爷爷这时候骄傲的笑一笑,说:“我以前在村里当会计,算工分,他们那几个会计都没我打得快!”我后来跟爷爷练会了这几招,到学校里在同学面前卖弄。现在想来,我从小喜欢数学,直至如今在大学里教数学,可能也要部分地归因于爷爷的遗传和影响。

 

那段时间爷爷有时还会给我和姐姐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讲得得最多的就是奶奶。“你奶奶才到咱家的时候只有十六岁,辫子又粗又长,一直到这儿”,他说着,用手在他的腰下方的位置比划.“你奶奶年轻的时候记性可好,去听说书,听一遍回来都全记住了,再说给旁人听。”“咱家院儿里那棵洋槐树就是你奶奶来咱家的时候我种下的,那时候就是一个小树苗儿……”我对奶奶的很多了解都是那个时候从爷爷口中听来的。现在想来,爷爷那时一定深深地思念着奶奶。人都是有倾诉的欲望和需求的,特别在思念一个人的时候。以爷爷的性格,他不会把这份爱与思念在子女面前轻易表露,因此也只能通过给我们这些还年幼不太懂事的孙辈讲讲,来排遣心中的思念吧!

 

和爷爷在一起多了,也会发现他幽默的一面。有一年爷爷和我们一起过元宵节,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元宵煮熟了,母亲让我把第一碗端给爷爷。爷爷拿起筷子吃了一个,我在旁边问:“好吃吗?”爷爷皱了下眉头说:“不好吃。”我吃了一惊,忙问:“不好吃吗?”爷爷狡黠地笑了笑,说:“不好吃,老烧。”全家人都笑了。

 

上了高中以后,我就开始住校,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等到大学和研究生的阶段,基本上就是寒暑假回去一两个星期,和爷爷的距离似乎又远了。但每次放假回家,都会去看望爷爷。07年那年的夏天回家,我们到新安县二姑家看望爷爷。那时候爷爷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去之前母亲交代我除了营养品外,要给爷爷买件夏天穿的开襟儿的衬衫,因为上了年纪的人穿套头的衣服不方便。我和姐姐在街上逛了半天,选了一件衬衫,感觉颜色和款式都比较适合爷爷。结果拿回家母亲一看马上就否定了:“这件衬衫扣子和扣眼儿都太小,年纪大的人手指不灵活了扣起来不方便,上次我买的一件扣子比这还大呢你爷爷都说小了。”我心里一阵沮丧,因为已经是晚上了,约好了第二天去看爷爷,已经借了车,也没时间再去买。只想着到了二姑家先看看试试大小,不行只能再改改了。第二天到了二姑家,爷爷看到我们来特别高兴,我把衬衫拿出来给他穿上,他笑着连说“好,好,(扣子)不小,不小。”一家人难得见面,聚到一起都在说话。爷爷就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我,突然说:“我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着了。”我心里顿时一阵儿酸楚,但还是笑着说:“咋会呢,我很快就再来看你呢!”但怎么也没想到,那一次见面真的成了永别。之后不久,我就到了美国访问,一天下午,突然看到姐姐发来的关于爷爷去世的邮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08年的夏天,为了能在开学前回趟家,我就提前结束了在美国的访问,回国并回到洛阳。借了辆车子,我们一家人来给爷爷上坟。一路上,听姐姐讲,爷爷走的时候并没有很多痛苦;还听父亲说,将爷爷和奶奶合葬时,奶奶的棺木还特别完好;风水先生说过,爷爷和奶奶是葬在祖坟里最好的一穴地;清明节时父亲和伯伯们在爷爷奶奶的坟前种了四种花……在一片玉米地里我看到了爷爷和奶奶的坟,上面开着几朵小花儿。山间静悄悄地,连知了也不叫了,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我跪在那里一阵儿恍惚:爷爷真的埋在这下面吗?一阵风吹过,几朵小花随风轻轻摇了摇。我想,这是爷爷在和我们打招呼吧?


现在爷爷的三周年马上要到了,我工作太忙无法回老家参加祭奠,只能写下此文,寄托对爷爷的怀念。希望天国里的爷爷和奶奶幸福快乐。

                                                                                                        霞  2010年11月21日

 

                                                                             (三)

爷爷逝世是在二零零七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五,到现在已近三载,爷爷逝世后,我由于在海外工作的原因,没能赶回家祭奠,至今仍心存遗憾和愧疚。每每回想起爷爷的音容笑貌,总能勾起哀思无限。在我还没来得及明白孝顺的时候,老天却硬生生让我尝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滋味。爷爷啊,您最小的孙子也工作了,我想用自己的工资给您买份礼物,可是却连亲手送给您的机会都没有!



       我是爷爷最小的孙子,由于出生晚,而且住的和其他叔叔伯伯家离得较远,所以相比于父辈和其他孙辈,我和爷爷一起生活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但是就在这些并不算漫长的时光里,我却能感觉到爷爷在简单而平凡的生活中所散发的对儿孙们无私的爱。我在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爷爷每年会到洛阳和我们生活一段时间。每次我都会和爷爷住一个屋子,爷爷睡床,我睡沙发。爷爷睡觉会打鼾,小时候我胆小,一个人睡有时还会害怕,不过有了爷爷的鼾声,反倒睡的更安心了。爷爷平时的言语不多,但喜欢笑,可亲可敬。爷爷爱听评书,茶余饭后,那台米黄色的小收音机里便会传出一个个传奇故事,一段段历史演义,爷爷就坐在那把缠着黄色塑带的竹椅上津津有味的听着,还会时不时饶有兴趣的评论几句,我就常常躺在旁边的床上陪爷爷一起听,印象最深的便是单田芳那略带沙哑却张力十足的声音,当然也是爷爷的最爱。爷爷还喜欢下象棋,不过我的象棋水平实在抱歉,和爷爷下棋从来就没有赢过,但每次爷爷来,我还是想和他老人家摆上几局,爷爷也不嫌我是个臭棋篓子,仍乐呵呵的陪我玩......。我上高中后开始住校,每周只能回家一次,而且只有周日一天,和爷爷相处的时间就更短了,不过至少每年还能和爷爷见上许多面,可是到了大学后,由于爷爷和我们生活的时间未必能正逢假期,而我只能寒暑假才能回家,所以一般每年只能见到爷爷一两次,每次见面都能感到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总会令我涌起一阵阵的心痛,而且万万没有想到大四时的最后一面竟然成了永别。二零零七年九月份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随即被派到海外,第一次出国,要满一年才能回国,就在到了异国他乡还不到半年的时间,爷爷去世的噩耗便传来,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一切是真的,可是确确实实的爷爷就这么离我们而去了,我怨自己为什么跑得那么远,除了悲恸还是悲恸,我什么也做不了。真的痛,来的如此轻盈,却如针般直刺心中,欲罢不能,只恨自己懂事晚,没有尽早多陪陪爷爷,多孝顺孝顺他老人家。时间太瘦,指缝太宽,我想握握爷爷的手亦如登天般困难。



       爷爷啊,您知道么?也许真的是血缘的神奇,在我得知您离去的前一天,我梦到了您,我梦见您站在我床头,把我叫醒对我说:"罡,我走了。"转天我就早早给家打了电话,结果就听到了您离去的噩耗。如果我们之间真的存在某种感应,我想对您说:"爷爷!请您放心,在以后的路上不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勇敢地走下去,无论身在何处,我心中会一直牵挂着亲人,一直想念着您!"请您一定要感到我的这份爱和温暖,虽然隔世,但它真切,它永恒!



                                                                                                                  罡 2010年11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799)|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