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窗小语

我手写我心。

 
 
 

日志

 
 
关于我

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人生旅途上,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行者。从容欣赏一路风景,用心感受友爱亲情。读书写作是我不变的眷恋,最好的心灵港湾。 因时间有限,不加任何圈子。谢绝邀请。

网易考拉推荐

说妒妇——读《夜航船》札记之一  

2012-03-06 10:41:11|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读张岱缀辑的《夜航船》,其中包罗了很多历史典故和趣闻传说。玩味其中,再次感受到古文的妙处。因为每一段故事不过三两行文字,却给人无尽的思量和回味。
    卷五《伦类部》的“夫妇附妾”中,有一些妒妇的故事,读后忍俊不禁,浮想联翩。

    先说说妒妇津的来历。 传说晋代的刘伯玉在书房里读曹植的《洛神赋》,为洛神之美赞叹不已。其妻段氏听到后,愤愤不平地说:“你怎么就只觉得那水神美而轻视我?我死了,还愁当不了水神?”于是真的投洛水自尽了!从此以后,凡是有貌美,盛装的女子从此渡河,河水就会无端风浪大作,弄湿女子的衣装。而相貌平平毫无姿色者过,则河水如常。
    这故事的后半截大概只是博人一笑,经不起考证的。河水里若真有妒妇兴风作浪,专和美女过不去,那天下美女恐怕都要冒险来试一试,看自己够不够漂亮了。段氏会为几百年前的洛神吃醋,也不难理解。但因为嫉妒就去投河,真有些骇人听闻。

    还有个故事,是以前听说过的。唐朝的兵部尚书唐任环,为唐太宗所器重而赐给他两个宫女,其妻柳氏知道后说什么都不同意,闹着要扯掉宫女的头发,使她们变成秃子。太宗听说后,要煞一煞这柳氏的醋劲儿,就把一杯酒放在她面前,说:“你喝了立刻就会死。如果不嫉妒,可以不喝。”柳氏竟毫不犹豫,拜谢过皇上,说,“不如死了算了!”举起杯一饮而尽。当然这酒非真有毒,如此凛然之举,却把皇上给震住了。对唐任环说:“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你还能拿她怎么样?”于是只好把两个宫女另作安排了。
    爱的屋檐下,岂容她人栖身,甚至挤占?就算是你皇帝老儿来威逼我,也誓死不允。这柳氏的妒性和霸道,倒让我觉得很有为天下女子扬眉吐气的豪迈啊。

    让我萌发念头,想写此文与众友共乐的是下面这个故事。
    东晋大将军桓温,娶的是明帝的女儿南康公主。公主身份不低,又性格奔放,却抵不住桓温的花心。他平了蜀地之后,偷偷娶回了李势的妹妹做妾,另设别墅,金屋藏娇。可没过多久还是被南康公主知道了,当即手执利刃,带着家仆就杀了过去。待冲进李姑娘的卧室,却见佳人正梳妆。南康公主一下就看呆了——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垂在地上,肤白如玉,姿貌端丽。更难得的是,她看到南康公主奔杀而来的架势,神色没有一点变化。不慌不忙地梳好发髻,然后对公主敛手施礼。深情凄婉,言辞恳切:“国破家亡,我也无心流落到此。今天如果能被你杀了,倒正合我的心意。”公主先是被李的美貌所震慑,再看她的神情气度和这番话语,一把扔掉了手里的刀,上前抱住李说:妹妹啊,我见了你尚且这般爱怜,何况那老东西呢?!”从此对李姑娘真如亲妹妹一般友善,相处和睦。
    本来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剑拔弩张的形式竟急转直下,以喜剧收尾。这个故事我怎么想都觉得有趣。不知这李势的妹妹会有多美,能让脾气火暴,任性娇蛮的南康公主也为之心折,一团怒火化作了一汪柔水。或许应这样理解:是南康公主“野蛮”的外表下,有一颗至善至诚,率真烂漫的心。能够坦然接纳同性的美,更为她的处境而生怜,一片热肠,慨然相容。
         
    我发现在古书的记载里,说到妒妇,往往还有个并列的字来修饰:“悍”妒妇。也就是说凡爱嫉妒的女子,都是河东狮吼型的悍妇。其实河东狮吼有何不可?几千年的封建文化使妇女没有与男子平等的社会地位,也便少有人能专享夫君忠诚的爱。遇到象宋弘那样,连皇帝的姐姐也不为所动,严正声明“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好夫君,当然是幸事。但这样的真君子,伟丈夫,几千年里有几个呢?如果遇人不淑,一味地低眉顺眼,温柔谦恭能有什么用呢?悍妇虽然不温柔,但她们爱得热烈,也恨得痛快。她们有独立自尊的意识,不会忍气吞声,委屈求全。
    

    如果真爱,不妒是难的。但悍妇毕竟是少数,狮吼作为一种直接的反抗,也未必都能奏效。更让人赞赏的,是另一种女子。她们懂得用女性的柔婉和灵慧来化解矛盾,以情动人,以理服人。如管道升以《我侬词》的深情打动了赵孟頫,卓文君的一首《白头吟》,其悲切和决绝更是让司马相如感动和羞愧,立刻回心转意。千古佳话,得以善始善终。
       
    《夜航船》里也提到了这样一位令人刮目相看的女子,就是东晋名士谢安的妻子刘夫人。谢安想纳妾但知道夫人不能答应,便让侄子出面从旁劝说。他的侄子便和婶婶谈起《诗经》中的《螽斯》,借此含蓄表达女子应具备不妒的美德。刘夫人一听就知侄子是在含沙射影,嘲讽自己。马上反问:这诗是谁写的?侄子只好说,是周公。刘夫人是这样答的:“周公是男子,如果让周姥撰诗,绝对不会这样说。” 
    看来谢安对夫人又敬又怕不是没有理由的。寥寥几语,看似轻描淡写,却绵里藏针,很有智慧。谢安听了大概很泄气,有口难言,无法辩驳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1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