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窗小语

我手写我心。

 
 
 

日志

 
 
关于我

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人生旅途上,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行者。从容欣赏一路风景,用心感受友爱亲情。读书写作是我不变的眷恋,最好的心灵港湾。 因时间有限,不加任何圈子。谢绝邀请。

网易考拉推荐

文人相轻——读《夜航船》札记之二  

2012-07-21 18:21:38|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凡才华卓绝,情趣高雅的读书人,难免会有些傲骨。所以,“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其实“相轻”也是有境界高下的。古时的有些文人雅士,凭着个人的意趣和好恶,以诗斗才,或以辩相持,虽有锋芒,却无伤大雅。彰显的豪情逸性以及其中的智慧和幽默,不能不令人会心一笑,若有所思。近日读《夜航船》中的“文学部”,那些文字精短却趣味无限的小典故,品后感觉身心舒畅,回味悠长。好像大餐上摆满了鸡鸭鱼肉,我却最钟爱的那碟清爽可口的小泡菜。
    
         千里命驾   题凤     魏晋时的名士吕安,和“竹林七贤”中的嵇康是至交好友。二人怎么个好呢?吕安每每想念嵇康时,即便是相隔千里,也会马上乘马奔赴相会。但有一次他去找嵇康时,嵇康碰巧不在家。嵇康的哥哥嵇喜早就听说过吕安,很是仰慕,高兴地请他进去。吕安没进去,只在门上题了一个“凤”字就走了。嵇喜不知其意,以为是夸自己,还挺得意。等弟弟回来看到后他才明白,原来吕安是在嘲讽他,是一只凡鸟(繁体的凤字拆开来看)。——一个很庸俗的人。见不到嵇康,他宁愿白跑一趟,也不和嵇喜交谈。
        吕安这种作法,当然有些刻薄,太清高,但魏晋时的名士正是这么傲然不羁。正应了那句“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应该也是性情中人的标志之一吧。
       
         八斗才    “才高八斗”的成语人尽皆知,而才华何以用斗来量呢?这说法出自东晋的山水诗人谢灵运。他说:“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奇才博识,安足继之。”。
         此话看起来是盛赞曹植之才,也足显谢灵运的狂放自负——自古以来所有人的文才加在一起,也不过和他一人相当。除了曹植,没人能和他相提并论。够牛吧?

 

        出诗示人    桓温年轻的时候,和殷浩齐名,他一直不太服气,觉得殷浩不如自己。有次,桓温以挑衅的语气问殷浩:你觉得你哪里比我出色呢?当时殷浩是这样回答的,他说: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殷浩曾把自己的诗给桓温看,后来桓温就故意开玩笑戏侮他,说:你可小心点,不要得罪我,得罪了我,我就把你的诗拿给别人看!
        若论领兵打仗和作文赋诗的才能,殷浩可能是不如桓温。但这二人说的话一比,我真觉得对殷浩刮目相看。“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显出了一个君子不卑不亢的气度。别人小看我,辱没我,我不气恼,也不自贱。即使我不如你,也不羡慕你,还是愿做我自己。相比之下,桓温就很不厚道,显得有点“小”了。不过我觉得他是个很真的人,不顾忌显露自己的“恶俗”和“阴损”,所以也只有他,才会说出“大丈夫既不能流芳百世,亦不复遗臭万年”这样颇具争议的惊人之语来。

        

        点金成铁    梁朝诗人王籍的《入若耶溪》中有一句绝佳:“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王安石却不以为然,把诗句改为:“一鸟不鸣山更幽”。黄庭坚听了,嘲笑他:你这真是点金成铁手啊!
         “点金成铁”,读到这里,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想起以前就听说,王安石作诗,有很多仿照和改动前人诗句的痕迹。如“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两句,就是借鉴了汉代苏子卿的“只应花是雪,不悟有香来”之句。“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历来被当成作诗反复推敲的成功范例,其实,用“绿”字做动词来描绘春风,在唐诗中就有很多,并非王安石的首创。
         而这句“一鸟不鸣山更幽”,大概是王安石改诗最失败的一次了。黄庭坚如此评价,实不为过也。

        

        造五凤楼    韩浦和他的弟弟韩洎,都有一定的文名。韩洎曾对人说:“我哥的文章就像用绳子捆绑的草屋茅舍,仅仅能勉强遮蔽风雨。我作文则相当于造五凤楼”。韩浦于是寄了些蜀笺给洎,并附了一首诗:十样鸾笺出益州,近来新寄浣溪头,老兄得此全无用,助汝添修五凤楼。
        韩洎收到兄长这诗时,想必是羞愧难当,暴汗无语吧。
   

        风送滕王阁   《滕王阁序》的千古名篇,是王勃在怎样的情形下写的呢?
        据说洪州(南昌)都督阎伯屿重修滕王阁,落成后在重阳日大宴宾客。其时,阎伯屿已事先让他的女婿吴子章准备好一篇序文,在席间当作即兴所作书写给大家看,想借此在当天云集一堂的文人墨客面前扬名露脸,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王勃。王勃是临时路过南昌,听闻此事,风风火火赶去的。宴会上都督出于礼节,假意谦让请诸人来作序,大家都推辞不写。谁知王勃欣然接过了纸笔。都督见此,非常气恼又不好发作,拂袖而起,坐入帐中。并命手下的人:“其落句即报”。就这样,王勃写一句,那人立刻报给都督一句。直到写至“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都督感叹道“天才也”,吩咐他的女婿,不用写了。
         机会总会垂青有准备的人。王勃能以此篇佳作名扬天下,这不止在于他能主动抓住这个展示自己的机会,更在于他胸有成竹,才敢拿出志在必得的气势。试想一下,写一句报一句,那场面该有多紧张啊。在这样众人注目,时间紧迫,容不得酝酿和推敲的情境下,王勃年纪轻轻,却能镇定自若,文思泉涌,一挥而就,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那都督虽然如意算盘被搅乱了,面对如此才华惊人的王勃,也被震住了,输得心服口服。
     
        偷诗   杨衡曾隐于庐山,有人剽窃了他的诗并得以登第,后来杨衡也登第了,见到那偷他诗的人,单刀直入地问:“一一鹤声飞上天在否?”对方回答:“知兄最惜此句,不敢偷。”杨衡说:“犹可恕也”。
        读到这儿,我又忍不住扑哧笑了。“犹可恕也”,好像心里在说———这还差不多。杨衡看对方还算了解自己的作品,留着几分敬畏,没太过分,多少有些欣欣然的平衡了。
    
        所以,自负当然是要有资本的。真正才华卓绝之人,是难以被看轻的,更不怕被嫉。有时,嫉妒你的人反倒能成就你,想利用你的人,其实他最懂你。

 

注:【蜀笺古代成都的一种木刻彩印图文兼具的诗笺。在唐与蜀纸(即麻纸)齐名。成都浣花溪是历代造纸制笺的中心。主要有松花笺、薛涛笺、十色笺等,其中尤以薛涛笺著名。文人学士写诗多爱用蜀笺,蜀笺的发明,推动了后代诗书画的发展。(引自百度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9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