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窗小语

我手写我心。

 
 
 

日志

 
 
关于我

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人生旅途上,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行者。从容欣赏一路风景,用心感受友爱亲情。读书写作是我不变的眷恋,最好的心灵港湾。 因时间有限,不加任何圈子。谢绝邀请。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上)  

2013-04-29 16:24:08|  分类: 随笔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对植物的世界情有独钟。少年时喜欢野花小草,如今或许是和年龄的渐长有关,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和欣赏树木。看得多了,会觉得每一种树都像人一样,有自己的容貌,姿态,气质和精神。有的,像纯洁孤静的少女;有的,像风姿绰约的少妇;也有的,像饱经风霜,沉稳肃静的智者;还有的,像须发飘然,精神矍铄的老者·······等等。既然有风貌有性别,也就有她(他)的姐妹和丈夫(或妻子),即与她(他)最相似或最登对的那一株。

 想到这里,忍不住想说说我眼中,心目中俨然是夫妻的那些对树木。

                                                                          杨和柳

  在古诗词里,吟咏柳树的篇章不计其数,折柳寄寓了古人太多惜别怀远的情怀。友情,恋情,乡情,无不可借柳感怀,抒发。而柳树柔美多姿的风貌也格外惹人怜爱,毫无疑问,柳树就像一位多情温婉的女子。

 而与依依的柳相对应的,无疑是巍巍的杨。在北方,无论乡村还是城市,最常见的行道树就是白杨和垂柳。垂柳袅娜多姿,白杨伟岸挺拔。早春里,“嫩于金色软于丝”的柳芽最先向人们报告春的来临,河边的新柳在微风中的姿态,像女子飘拂的长发,舞动的长袖;而到了四月,更惹人注目的就是白杨树的新叶,在阳光下泛着闪闪的光泽,那新绿,是青春和欢悦的象征,给人的感觉是雄姿英发,生机勃勃。

  每次看到白杨,我就会想起水儿姐《白杨赞》中的诗句:

                                           我赞你

                                           不俗不媚不卑亢

                                           尤耐寂寞处荒郊

                                           我赞你

                                           披肝沥胆情意重

                                           高枝护窝怜寒鸟

                                           我赞你

                                           身姿伟岸立天地

                                           历尽沧桑不弯腰

                                           我赞你

                                           彩穗报春胜柳眉

                                           叶落犹对长天笑

                                           ……

         淋漓尽致地描摹出了白杨在我们心目中伟丈夫的风格。

 

                                      橡树和木棉

在我第一次读舒婷的《致橡树》时,并不认识橡树和木棉,但是那诗句过目难忘,在懵懂的年龄,它奠定了我最初的爱情观:女性是独立的,爱是平等的。——我不会借你攀附,也不只为你衬托。我只会以另一棵完全不同的树的形象和你并肩而立,风雨同担当,晴光共分享。同时这首诗也让我认定了橡树和木棉是多么和谐的一对。

 木棉属热带植物,一直无缘相见,心中却甚是向往,也在百度上查看过,那硕红的英雄花,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中。以至今年的春节,在上海辰山植物园的温室里第一次见到木棉时,我一眼就认了出来。虽然长在温室里,没有想象中傲然的身姿,光秃秃的歪脖树上兀自擎着四朵花,却还是让我凝望了很久。站在树下,我品味着木棉的气质,觉得它是那种热情而刚烈的女子,不会低眉示弱,举案齐眉。而是在阳光下怒放着生命绚烂的激情,敢于昭示,不畏担当。

每逢秋天到山里玩,常会看到地上掉落的橡子。而那橡树,不知是树种不同,还是因为山谷幽暗,林密地贫,使之发育不良?与我在书和影视中见到的橡树相差甚远。橡树,我想应该是粗犷坚韧,壮硕顽强的。在《飘》中,新奥尔良橡树庄园里,那些古橡树盘根错节,浓荫遮天蔽日,伸展出去的枝干太长,以至于匍匐在地上,像比翼的凤凰展翅欲飞。那苍劲而强悍的美,多像饱经磨砺,深沉刚毅的硬汉,让人心生敬畏,感慨良多,回味无限。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上)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上)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从山上捡回来的一把橡子,一直珍藏着,闲时会把玩许久,爱不释手。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注:木棉的图片采自博友启婷的博客。致谢。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1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