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窗小语

我手写我心。

 
 
 

日志

 
 
关于我

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人生旅途上,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行者。从容欣赏一路风景,用心感受友爱亲情。读书写作是我不变的眷恋,最好的心灵港湾。 因时间有限,不加任何圈子。谢绝邀请。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2014-04-03 17:13:45|  分类: 随笔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泡桐和楸树

        那一排树长在我每天必经的路旁,很多年了。因为普通,因为熟视,从未过多留意它。而每到四月花开时,才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它的树干笔直挺拔,层层绿叶擎托着一簇簇淡雅的小花,像一串串粉紫色的小铃铛迎风摇曳,赏心悦目。一直以为,它应该也属于桐树吧。因为它的叶子形状和泡桐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小了一号。花也颇有几分相似。那么它是什么桐呢?去百度查遍了青桐,油桐,法桐,刺桐,珙桐,都对不上号。疑问未解,更勾起了我的好奇,在树下反复端详,不愿离去。遇一长辈路过,问询方知,原来这就是楸树。
       楸树是紫葳科梓属,而泡桐是玄参科泡桐属,看来在植物王国里本无亲缘关系。而它们的原产地都在中国,且有很悠久的栽培历史。楸树被冠以“梓桐”的别名,可想古人也觉得它和桐很相似了。桐与楸形近似而趣味殊。与其说像夫妻,倒不如说像一对兄妹更恰当。
       生长于中原,对于泡桐我是幼时就极为熟悉的。春天三月末,它开出大串大串的淡紫色花。树高大,花繁茂,花开满树时极为壮观。那花朵儿的形状像一把把小号,在吹奏着春的欢歌。它不娇弱,不含蓄,开起来不管不顾的,有种大刺刺的,粗放的美。泡桐花是我们童年的玩具,捡拾一大捧落花,把花萼揪下来,从它那喇叭口里吮甜丝丝的花蜜。还把圆锥形的花萼串起来,变成爱不释手的项链手链。
       泡桐树生长速度快,长高以后就不直了,好像一个四肢发达的愣头小伙,大脑思维还没跟上身体发育,歪着头斜着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而楸树则端庄内敛,生长很多年外形都没有多少变化,身姿挺直俊秀,像一个谦恭沉静的淑女。
       泡桐叶子与楸树比,好像兄长的手和小妹的手:一个大,一个小;一个粗糙有力,一个柔嫩纤巧。
        
泡桐三四月开,先花后叶。楸树迟一些,四月中旬才姗姗开放。楸树的花和泡桐花形状也相似,而花冠的管筒要短一些。同为淡紫色,泡桐花偏蓝,楸树花偏红。更为默契的是,两种花管筒内都有紫色的斑点。花序排列不同,泡桐状如一串串鞭炮,浑身攒着股一触即爆的激情;楸树花则如一簇簇系在一起的风铃,轻轻飘摆,别有一番悠然自在的闲情。

     楸树的花无论颜色、质地、姿态,都给人一种轻柔的美。不张扬,不夺目,淡雅自然。最美在花落时。暮春的静静时光里,花儿次第谢落。忽而一朵,忽而又一朵,每一朵都没有同伴,一整朵儿独自从高高的枝头轻轻飘落。它告别的姿态不像白玉兰的颓废,也不像樱花的伤感。我总是忍不住一次次注目于花落的身影,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曾多次在心中揣摩,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里,说的是一棵怎样的树呢?可不就像眼前的楸树。每一朵花都开得那么慎重,那么安静。没有木棉的英雄气,没有樱花的柔媚姿。就连落地时,也要举重若轻地,掩饰起自己凋零的心事。淡然一笑,悄悄离去。我似乎听见它说:没什么。

泡桐花: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楸树: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银杏和枫树

        至此,写了五对伴侣树。凡事成双才圆满,怎么也得凑够六对。可是天下广大,我喜爱和熟悉的树木甚众,想再配上一对,却颇费思量。于是想到众树中最“德高望重”,其美也最无可争辩的两种——银杏和枫树。美在姿态,更美在精神。赞叹与仰慕之情,怎能不借此一抒?
       银杏是现存种子植物中最古老的了,和它同纲的所有其他植物皆已灭绝,号称活化石。又因生长慢,寿命长,结果要数十年,故别名“公孙树”,有“公种而孙得食”的含义,是树中的老寿星。
        青壮年时的银杏,腰挺而臂壮,每一根枝干都像箭羽一样向斜上方笔直伸展。无论春夏绿叶葱茏时,还是金秋满身黄金甲,其站立的姿势都有一种勇士的威武。而年长的古银杏,枝干因负重而压低,平铺开来,浓荫如盖,好似有了老者的宽容和慈祥,更加令人崇敬和钟爱。说实话,我平日所交都是青壮年的银杏。对于几人才能合抱的古银杏,只看过图片,心有向往而尚未得见。
       提到枫树,马上会让人想到它深秋里“霜叶红于二月花”,如火如荼的情景,煞是醉人。其实,每一种树在不同的季节都有截然不同的风景。曾记得一个春日我于洛浦公园偶遇一树金灿灿细碎的黄花,惊为初见。仔细观察,才看到细密小花间的嫩叶芽,是枫叶。那花儿真是娇嫩可人,集春的明媚娇嫩于一身,压根没想到是占尽风光在深秋的枫树呢。

       而银杏和枫树,最为特别的还是它们的叶子,其形状的别致,在千草百叶里脱俗出众,以稀为贵。我平日里习惯采各种树叶为标本,夹在书里。最喜欢的就是扇形的银杏叶和掌状的枫叶。此两种叶子不因日久而色暗淡,也不至枯干得一碰即断。翻书之际,总不免赏玩一番。
        若说,杨柳之美在其青春之姿,松柏之美在其老而矍铄,那么银杏和枫树,就在于成熟之美;玉兰之美在于花之皎洁,银杏和枫之美则在于叶之斑斓;松之美在严冬,玉兰之美在春夏,银杏和枫之美则在深秋。
       春天里,你看柳树“嫩于黄金软于丝”的枝条风中拂动,看桃红李白,梨花胜雪,美固然美,却如鲜花著锦,因为多见而不觉珍贵。而到了深秋,万木萧条,北方的大地一片灰暗时,银杏的暖黄和枫树的火红不由让人眼前一亮,心头一热。这是被秋霜和严寒浸透后焕发出的生命的激情,不似春的娇弱,不逊夏的蓬勃。对生命的留恋,化为殷殷深情,而不是默默伤感。
       在深秋经霜而变得五彩斑斓的植物,当然不止这两种。而我觉得最具广泛代表性,叶片最别致而色泽最绚丽,能够漫山遍野,层林尽染,给人以激情燃烧,夕阳胜春朝感觉的,只有银杏和枫。
       比起枫叶红似火,我更爱秋日银杏的黄。那么柔和,暖软,亮泽。这种色泽是最舒服熨贴的,不会炫目地令你不敢久视,而是百看不厌,久恋不倦。像一份握在掌心,挽在臂弯的一生一世的爱,彼此不再有摩擦和猜疑,只有深深的依恋和信赖,宽厚理解,无私包容。爱那么绵长,久藏成陈酿,散发着岁月深处的醇香。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我心目中成双对的树木(下) - 四月晴窗 - 晴窗小语
 
 

 注:泡桐和楸树的图片第一张采自百度,其余为自拍。银杏和枫树的图片除了最后一张,均采用于博友“一剪寒梅”老师的原创,特此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10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